暗香知名女装dalao许好看

杂食科动物,懒癌晚期。偶尔有的圈冷到割腿肉。请,催促,这个垃圾,努力产粮。

给老公爆灯!

墨狼:

一位晚课摸鱼出身,魔改而成的康纳
是正在努力思考头饰与好感度联系的小警犬(划掉)
不管是草稿还是黑白滤镜都比手残要好看呢(¦3[▓▓]
私心tag

【薛澄】花妖奇缘(下)

巨他妈好吃……死掉了,为太太疯狂爆灯!

往生云:

昨天是某位小朋友的生日,给她迟来的生贺。




一篇普通的肉。上篇请走:




AO3




必看!必看!必看!




AO3使用说明:


先确保页面是否打开,app内无法打开就复制链接更换浏览器不是所有设备都能打开AO3网站。


再打开之后,你会看到题目“【薛澄】花妖奇缘”和一串英文,(如果直接能看到就不用继续看了)在那串英文底下有一个“proceed”选项,点他,无需注册登录,点一下就可以进去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打不开!!!不然我就打你!打死为止!

【薛澄】花妖奇缘(上)

给大噶疯狂安利介个cp!!!疯狂神他妈爆好吃!!!贼带感了!比恶友爽一万倍!

往生云:

有触手x江澄,降灾x江澄,注意避雷




AO3




点我上车↑




——


必看!必看!必看!




AO3使用说明:


先确保页面是否打开,app内无法打开就复制链接更换浏览器不是所有设备都能打开AO3网站。


再打开之后,你会看到题目“【薛澄】花妖奇缘”和一串英文,(如果直接能看到就不用继续看了)在那串英文底下有一个“proceed”选项,点他,无需注册登录,点一下就可以进去了。




最近风头紧,微博不敢发了,大家包容一下,谢谢。




使用说明已经写了,再问我为什么看不到,我就拉黑!

第一段不就是我吗……

往生云:

我往生云,就是饿死,从这个魔道圈里跳出去,也不会吃忘羡一口粮!

看了《天作之合》之后:

真香。

@二桶家的少侠~ 表白我兄弟少侠,请大嘎不要错过她的文!你不会后悔的!

【伪干货】科举考试具体流程暨羞辱id“单若水OWO”女士第三弹

在心里认定单女士根本没上过高中。顺便给大大爆个灯

往生焰:

继续薛吸


林小鱼:



今日仍旧以 @单若水OWO 女士的粗俗言辞作为第三弹的开篇,以便后来者了解本人为何针对单女士进行第三次羞辱:





这一期的伪干货,我打算从单女士文内对科举考试错漏百出的描述、对科举流程天真简单的幻想入手,出乖露丑给大噶稍微介绍一下科考的具体流程。由于单女士文内所提及的“复试”(见《单氏文集〈何必诗债换酒钱 〉,段落附下)是康熙五十年江南科场案*之后的事,那今日主要介绍的科考流程就以明清为主。







复试一等,殿试一甲探花,朝考第三,赐进士及第,选翰林院庶吉士。

  






圣上身体抱恙,钦命大臣代理主持,魏婴言语不俗但多仵逆之词,本属一甲第五,蒙圣上垂怜,观其画像,惊绝仪表,擢居探花。

  






而这探花郎还没做官呢就被新科状元参了一本,道是曲江宴游折花会上魏婴撇了一朵开得最盛的玉兰,却不献给状元将之私藏,有僭越之心。圣上没理他,大手一挥将玉兰赐给了魏婴。







单才女于其《何必诗债换酒钱 (甜饼 一发完)》这一煌煌巨作中,是这样幻想科考的:







自那次风寒以后,魏婴错过秋闱却不见得有多伤心,而后致力于怂恿蓝湛参加童试,以他的才气中秀才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最好趁现在考了,等来年秋天和自己一同参加乡试。







照单女士的描述,参加科考真比去小区快递柜拿个包裹还要容易……这个嘛,只能说天下才有一石,单女士独占八斗,蓝湛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哎呀,不废话啦,以下进入干(xiu)货(ru)吧~




众所周知,明清是科举制已臻完善的时期,明代科举制度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将科举同学校制度紧密结合,只有州、府、县学的生员和国子监的监生,才有资格参加乡试。所以像蓝湛这种失学儿童,随随便便想考就考,这个有点难度啊。




清代科举制度基本沿袭明代,但自康熙五十年的江南科场案之后,在进士系列的考试中,在会试之后要增加一场复试,合格列等者方许参加殿试……所以说单才女提到这个“复试”,勉勉强强吧,就是随便援引清代制度,让我怀疑单女士笔下的忘羡是金钱鼠尾头……




然后科举考试主要考四书五经啦、文体是八股文啦,这些我就不港了,大噶都知道……




明代规定,获得府、州、县学的生员(“秀才”)资格后才能参加科举,将官办学校与科举密切结合,正式考试三年一次,分为三级。每逢子、卯、午、酉年八月举行乡试,次年即丑、辰、未、戌二月举行会试,会试中式者参加殿试。




不过嘛……上面一段说来简单,蓝湛要走到正式考试那一步,之前还要经历无数(其实是我懒得数,反正很多)场考试,才能坐进乡试的小隔间里头,我就分阶段说吧。




第一阶段:童试(小试、小考):县试、府试、院试




县试:由知县主考,分五场。多在二月,其程序为童生向本县衙署的礼房报名,填写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三代存、殁、已仕、未仕的履历,或者可以出具同考的五人互相保结,或出具本县廪生保结,保其身家清白(单女士的蓝湛在这一步就出局了),不属于优倡皂隶之子孙,以及没有冒籍、匿丧、顶替、假捏名姓等情况,然后方准应考。




县试一般考五场,每日一场,黎明前点名入场,即日交卷,第一场为正场,试《四书》文两篇,五言六韵试贴诗一首(嘛,当然只会对“碎琼初露,微风枝头雪含春”和“沈郎依旧,薄愠颜色香透冷”的忘羡应该这一步就over了);题目、诗、文的写法皆有一定的格式和字数限制。




府试:府试由知府、直隶州知州、直隶厅同知主持,日期多在四月。因故未参加县试考试,可于府试前补试一场,亦可参加府试。其他报名、具保、场次,考试内容与县试相同,第一场录取者即准参加接下来的院试考试,其余各场是否参考就随考生的便啦~




府试第一名称府案首,院试时惯例录取入学。(嘛,我个人觉得古代AU写主角是案首比主角是状元啥的苏值高……可能是因为比较年轻吧)




院试:院试由学政主持,通过者为生员(秀才、相公),取得参加大比乡试的资格(所以说乡试不是想去就去,到这一步才只是有资格)。因故未参加府试以及县试、府试均未有参加者,均可补考后参加院试。院试报名、结保、考试内容等与县、府试相同,惟正场前加试经古一场(注意!还是不考“碎琼初露,微风枝头雪含春”和“沈郎依旧,薄愠颜色香透冷”),考试解经、史论、诗赋等。




到了院试这一步,规矩就比较大了……比如说入场前学政先点个名、认保、派保的廪生要在学政身边站一排(。),发现有冒考顶替就拖出去、然后互保的五个鸡蛋(童生)要互相看看有没有猕猴桃混进来……包庇了冒名顶替的就要连坐。考生入场前要挎个篮子,里面装笔墨纸砚吃的喝的,然后为了防止夹带,之前都会搜身的,一般要脱衣服解头发,看看鞋袜、文具也要检查(大噶有兴趣可以搜索一下古代小抄),不许携带片纸进入考场。开始考试了,考场大门也要封起来,糊名弥封之类的制度也有。




然后经过了这一番折腾,院试录取的新生要再填写一个亲供,这是嘛玩意儿呢?实际上就是你的履历,年龄籍贯、三代(比如小蓝、大蓝、老蓝),身高相貌等特征,由各州县的学官出具印结,再汇报学政。学政于大堂召集新生行簪花礼(不过魏婴已经给蓝湛行过了吧……),然后分拨县、州、府学习。留在县里的,就叫县学生员,去大城市的,就叫府学生员啦……




各府、州、县领到学政发来的名单,就要通知新生穿戴雀顶蓝袍来(蓝湛不能穿披麻戴孝……),大噶就都来了,站在官署大堂吃饭吹逼簪花了,然后在府、州、县的长官带领下,去孔庙拜一拜,说一些“今年我一定好好学习”之类的话,然后再去学宫拜谒一下本学学官,再说一遍那种话,然后就可以开始上学了……




第二阶段:选拔生员参加乡试的考试




岁试:学政到任后第一年举行,学政到任后第一年就要各州县跑跑,一方面是主持一下院试,另一方面就是检查一下府、州、县的附生、增生、廪生,有没有认真学习,大噶都要参加的……这叫“岁考”,实行“六等黜陟法”,就是考试成绩分为六等,成绩好的去尖子班……比如增生、附生补为廪生,廪生考得一比吊糟就要变成附生、增生。至于那种考五六等的差生嘛,要么给你戴个绿领巾(“青衣”),要么就卷铺盖走人……




科试:这个嘛,是乡试的预选考试……主要是咱国从古至今人就乌泱乌泱的,你这全去乡试了,也坐不下是不是?学政到任后第二年举行这个考试,成绩分为三等。一二等的都能去,三等的嘛……人多的省去前十名,人少的省去前五名。




除了以上这堆人,还有些人也是能去乡试的,比如参与的“录科”、“录遗”考试的生员、贡生、监生。录科是什么呢?就是科考成绩三等,没资格乡试的人,或者因故没参加科试的,以及那些监生贡生荫生官生,因为名字不在本地学宫所以没参加科试的,都要在乡试之年的七月去学政那儿考试录科,过了就能去乡试啦!当然这种录科是有定额的,也不是很容易啦……录遗就是,你录科考试再没过,学政再给你一次机会考试……(怎么跟俄罗斯套娃一样)。




不过也有些人不用参加科考、录科、录遗也能去乡试,是一些什么人呢?怎么讲,有钱有权的吧……比如在国子监肄业的贡生和监生,由本监学官把他们薅去考场。还有一种,就是正印官(正规系统内的官员)的兄弟子侄跟着官员在任读书的,也能去考试……




所以说以上这些无数的、大大小小的考试,都是罹患谵妄症的单女士,没能幻想到的……啧。接下来的第三阶段大噶应该就比较熟悉了,我就简单说说吧。




第三阶段




乡试:乡试三年一科,逢子、午、卯、酉举行,这是正科;不过呢,遇到皇帝高兴啦、做寿啦、登基啦之类的喜事,会增加一次,这叫恩科。如果这种大喜事的年份正好就有乡试怎么办呢?那就称这一年的正科为恩科,把原正科改在这年的前一年或后一年。《周礼》中有三年大比的制度,所以乡试的年份就称为大比之年,因为乡试都在八月举行,所以又叫“秋闱”。主考官、同考官以及有关人员要提前两天入场,这个制度叫“锁院”。




乡试,分为三场进行。以初九、十二、十五日为正场,考生在正场前一天进场,后一天出场。(记得带吃的啊!)




乡试的第一名叫解元。




会试:会试呢,在明清前叫“省试”。会试于春季的时候在京师贡院举行,明代的时候在二月考试,清代一般在三月考试。所以也叫“春试”、“春闱”,也因为是由礼部主持的,有时也叫作“礼闱”。会试每三年一科,丑未辰戌年举行,遇到乡试恩科的情况就顺推……会试考试、阅卷、场规跟乡试差不多,就懒得说了【。




会试一般在四月份放榜,中式的叫作贡士,第一名是会元。




复试:既然单女士特别写了复试这个环节,那我就展开港港复试吧……本来这玩意儿就清朝有,我懒得港的,但是没办法……爱单护单,为单爆灯!




经过会试录取的贡士,接着要参加复试,清初贡士本来不用折腾这一遭的,但是康熙五十年那个江南科场案,所以会试后多加了一道复试。雍正、乾隆年间,复试有时搞搞,有时不搞。嘉庆以后就必须搞了……地点在皇宫保和殿。复试考《四书》文一篇,五言八韵诗一首,当天交卷。(还是不考“碎琼初露,微风枝头雪含春”和“沈郎依旧,薄愠颜色香透冷”……)第二天派阅卷大臣评定成绩,分为一、二、三等,列等的都可以参加殿试。




殿试:殿试在会试放榜一个月后举行,殿试考什么呢,还是不考碎琼(闭嘴),一般是考时务策一道。这些题目是阅卷大臣拟定的,然后皇帝从题库里挑出来作为试题。




殿试的名次排列分为三甲,一甲拢共三名(没有单女士说的一甲第五!没有!),就是状元、榜眼、探花,赐进士及第。二甲一堆,赐进士出身;三甲一堆,赐同进士出身。殿试传胪(就是唱名)后颁发上谕,状元授翰林院修撰,榜眼、探花授翰林院编修。至于二甲、三甲的进士,都可以参加庶吉士的选拔考试……








基本说完了,增补几条PS的内容:




1、比如小说里常见的连中三元,这种情况明清的时候有没有呢?有,这好几百年拢共就出了仨人,他们是商辂、钱棨、陈继昌。这个嘛,我不建议大噶在古代AU里这么写……这么写挺棒槌的。




2、担榜状元:大噶对榜上最后一名的戏称。




3、顺便一提,在南宋时期,四川这个省份由于嗷嗷远,考生来京城要好久,所以就近在“安抚制置司”参加考试,这考试的第一名叫“类元”,相当于殿试唱名进士的第三名。




4、关于榜眼这个称呼,据说起于北宋。北宋时,第三名也叫榜眼,为什么呢?盖眼必有二,故第二、第三皆谓之榜眼,其后才以第三人为探花,遂专以第二为榜眼。




5、至于探花嘛,探花原称探花郎,始见于唐。唐进士及第后,照例筹钱举行期集,于杏园赏花会时,挑选进士中年龄最少二人为探花郎,使赋诗……所以我比较喜欢设定受是探花,我觉得这个名号,唉,挺美的2333




*江南科场案:康熙五十年辛卯科场案,发生在江南乡试。乡试在九月发榜,中举者除苏州十三人外,其余多为扬州盐商子弟,其中句容县王曰俞所荐之吴泌、山阳县知县所荐之程光奎皆文理不通,于是舆论大哗。苏州生员千余人集会玄妙观,推廪生丁尔戬为首,将财神像抬入府学,愤怒的考生还在贡院的大门上贴出一副对联:“左丘明两眼无珠,赵子龙一身是胆”,以此讽刺左必蕃和赵晋。








写完了……我好累啊,有些是自己写的,有些是本科时候的笔记。嘛,自从我揪出自矜才女的单女士的文史错误以来,单女士从来不予回应,分二日分别将两条对我家tag的诋毁内容隐藏,但始终未有对我家tag的正式道歉。对此本人表面上觉得愤怒,心里觉得嘻嘻傻逼。单女士,你骂人的时候像螃蟹走路,怎么现在我稍微挑你一两个错,就怂得不敢回应了,之前不是还纵容粉丝骂我家五鱼老师吗?怎么,现在不来骂我吗?那好啊,那我可就骂你了:




文盲!




另外附赠我家川川老师对单女士的羞辱:




才如屎糊糊,德如破夜壶,嘴如隔夜厕,怂如过街鼠,无话可说,请单女士好自为之。


【吐槽】id“单若水OWO”女士及其粉丝近期活动公示暨羞辱单女士第四弹

诚挚邀请阅读全文,太太diss人真的巨有意思(哇人家那么生气我却在笑…仿佛不太礼貌呃…

往生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单女士的生物老师表示老子怎么教出你这么个玩意儿


往生云:



蓝湛吃饭饭,蓝湛睡觉觉。

我能笑一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蓝可以说是非常萌了!




林小鱼:







10月20日19:35新增内容















魏婴才想起来蓝湛的眸子颜色浅,在夜里视物较普通人总要厉害点,忙放开蓝湛手腕:















我本来忘记槽这句了,我旁友坚持要我加上这句!……颜色浅,所以夜里视物比普通人厉害?我们试图理解这其间的逻辑关系。呃,这蓝二的眼睛是夜明珠还是手电筒啊?另外,按照这个逻辑,外国友人的夜视能力应该很厉害吧!下次如果有外国友人自称自己有夜盲症,请单女士务必跳出来指正:“这位外国友人装病!他眼睛浅!所以晚上看得清!”
















例行以 @单若水OWO 女士的污言秽语作为开篇









不久前单女士曾发布针对以上言论的道歉内容,本着不愿此次事件继续发酵的想法,我也于这条乐乎文章中表示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但是不久后,单女士便删除了道歉相关内容,当时虽觉得单女士吃了吐吐了吃的行为有点恶心,但是抱着静观其变的心态,我们当时并未立即有所行动。








很快,单女士及其粉丝 @明月清风 就不负我等所望,有了后续极为下作的举动:








*我昨日才获悉单女士的粉丝主动将网路上cp间的争端涉及三次元,发展出挂我方小姑娘照片进行diss的手段,截图如下:









*另外,据这位单女士的忠实粉丝 @明月清风 表示,单女士曾于微博挂过我方群众,而我方群众不予回应,是“pee都不敢放一个”↓









关于此言论我有以下驳斥:首先,挂人不圈当事人(即我方无法获悉此事),事后单方面宣布一下胜利这种行为……好像挺搞笑的?首先我方在未收到提醒通知的情况下,要获悉此事,只能时时刻刻关注一位拆家的微博,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要求,我们毕竟不是活在《北京折叠》中,能如同这位单女士忠实粉丝一样,一天24小时匀出240个小时时时刻刻盯紧对方一举一动。








其次,lof事lof毕,事件既然发端于lof,就应该使其了结于lof,一来我方妹子(包括我本人)毕竟不像单女士一样,连个人微博都要全心全意贡献给魔道祖师事业。二来,该站事该站毕,起码在丛林区时代就已经是网路上的公共认知。








*另外,单女士的粉丝,对我本人 @林小鱼 进行了诽谤,空口白牙说我去微博雷文吐槽中心匿名槽单女士的大作。

















这方面本人冤出血了,本人曾于这篇文章中,表示过本人非常厌弃以槽站作为同人cp之间互相攻讦的手段,一并表达了不要使用此种手段的规劝之意。如果单女士及其粉丝要认定我曾于槽站挂过单女士的大作,请给出相关证据。本人关于单女士的全部吐槽,都发表于本人的乐乎账号上,因此单女士及其粉丝扣给我的屎盆子,恕我不能唾面自干,并且还要扣回去:CNM了








*还有,单女士及其粉丝下作手段迭连,不断私信骚扰我方妹子,包括部分表明已退圈的妹子,以下截图只是其中之一↓

















以上是单女士及其粉丝近期活动一览,我相信此类下作行为,我所知悉的仅是一鳞半爪。如果有我方姑娘受此侵扰,也可以在评论区表(ma)达(ta)








既然单女士及其粉丝手段极其下作、低劣,那么我之前中止的单女士大作吐槽活动就要重新开始了……








这次的吐槽主要来自我一个中文专业的朋友。我们俩都对单女士“妙极”大作:《单氏文集<何必诗债换酒钱>》 长久不能忘怀,因而此次的羞辱活动将继续着眼于这篇“妙极”之作,望各位看官不要怪我们旧饭重炒























朝廷觉着他是待价而沽,待他作够了就派人请他出山,谁知他倒真是个清高的,乌纱帽子看也不看,同庄子一道去滩涂中摇尾巴了















这句加黑的话的典故呢,是曳尾涂中,出自《庄子·秋水》说的是乌龟在烂泥中摇尾巴。那么单女士是怎么说的呢,说的是乌龟在滩涂中摇尾巴。








根据百度百科:滩涂,是海滩、河滩和湖滩的总称,指沿海大潮高潮位与低潮位之间的潮浸地带,河流湖泊常水位至洪水位间的滩地,时令湖、河洪水位以下的滩地,水库、坑塘的正常蓄水位与最大洪水位间的滩地面积。在地貌学上称谓“潮间带”。由于潮汐的作用,滩涂有时被水淹没,有时又出露水面,其上部经常露出水面,其下部则经常被水淹没。








妈呀,请诸位想像一下这个场景,这乌龟生活条件可以说相当豪华了,不一般的乌龟,“妙极”。这乌龟想必是龟中的簪缨世族吧,目测应该是九千岁龟丞相了……原来魏婴想学的是九千岁啊,看来不想做官的确是假的了。虚伪魏婴,大噶来diss他!























蓝湛取了帕方巾,不发一语地放在琴上,魏婴拿过就擦,湿漉漉的头发被揉得乱七八糟。















敢问单女士,“取了帕方巾”一句如何断句?刨除掉广义狭义不谈,我们可以认为帕就是方巾,方巾就是帕,这句话按单女士的“妙极”想法翻译一下,就是:蓝湛取了帕帕……妈呀,蓝湛吃了饭饭,蓝湛要睡觉觉,还蛮娇俏的嘛这个蓝湛。这么娇俏的蓝湛是不是受啊?























六、阑珊火树鱼龙舞















据单女士表示,她的章节名都是七抠八搜,从古诗词里薅的羊毛……别的章节名恕我品不出“妙极”,就这一章节名我有疑问,“阑珊”是啥意思单女士您知道吗?都阑珊了还怎么火树鱼龙舞啊?这是……余兴节目?另外为啥要把苏味道和辛弃疾混合啊?倒腾出些狗屁不通的玩意儿,七个字就是诗了?























“梨花欲谢,锦书长断恩讯绝。折柳不及。唯寄江边月。








故情全歇,寒夜弄乌笛。当时雪。相思不觉。此心为君悦。”















嘛,单女士写的词也很“妙极”,上回匆匆扫了一遍,竟然错过了,真是失敬失敬。高中生都知道,折柳是送别用的,隔着十万八千里折柳干嘛?准备咬开杨柳枝露出里头的纤维拿来做牙刷吗?看来魏婴还蛮注意个人卫生的,想到蓝湛就刷个牙。真是一对牙膏味的小情侣噜。








然后“全歇”是啥意思?全歇菜了吗……应该是未歇吧,替才女捉虫了,承让承让。








再然后这段话的断句也很令人窒息,以为一句一个句号就可以前后意思不连贯了吗?看来单女士很想要标点符号斗智斗勇啊。与标点符号斗!其乐无穷!咱们太(分隔词)祖这句话得为您改改惹……























魏婴揉揉眼睛,将窗户放下,转身在桌上寻了张纸,笔架上取下一支狼豪,沾焦墨,挽袖下笔。















那个啥……焦墨,或可称之为枯笔、渴笔、竭墨,是国画中的一种技法。单女士真的是欺负她的粉丝没文化,本人好心疼啊。








借我朋友的朋友一句吐槽,感觉单女士就像他们村里唯一一个识字的,过年一堆山野村民团团围着单女士要她写个字回家贴上,“嗬哟,可不得了,这可是咱们村的单大才子的字儿,你瞅瞅你瞅瞅,贴门板上,喜兴哪!”























魏婴满意了,用脸蹭蹭蓝湛湿透的衣领,迷迷糊糊道出一句:








“中元冷雨碎花骨……”








蓝湛停了步子,一息过后:








“万点荷灯渡玉魂。”















哈哈哈哈哈哈,惊喜,不看不知道,原来这儿还藏着一个尬对呢。可见单女士的《笠翁对韵》是真没学好,蓝湛想了老半天,就想出了一个“中元”对“万点”……蓝湛这个智商这个才识,啧,可以说单女士公然辱湛了!真的,您读一遍《笠翁对韵》吧!我真的是好意……那个啥,真的不是字数一样就是对子的……























“碎琼初露,微风枝头雪含春。”








魏婴一听,叫道:“妙极!”心说这“碎琼”与“雪”喻梨花初绽实在是再合适不过,“雪含春”暗合前人“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又将其颠倒,将花比雪,虽是借典却用得新颖,巧妙之极。








当下自己眼珠转了几轮,暂且无物可托却如何是好?索性胡乱掰扯一句。转念一想,嘿,谁说无物可托了,眼前不就有个现成的?立即笑开,半侃不侃的轻薄一句:








“沈郎依旧,薄愠颜色香透冷。”















单女士这段,是我们大噶的老朋友了!为啥再槽一次呢?来自我中文系朋友的二次吐槽:首先,雪含春这种用词,怎么可能是蓝湛的文风?可以说是非常轻浮了……








其次,哪有出下联让人对出上联的道理?看来单女士过年的时候,会把上下联贴反吧?就这么反着挂上一年对联,来年春节继续?可以说单女士给她的邻居添了很多乐子了,真是牺牲小我,娱乐楼栋,其情可嘉、其志可勉、其心可悯了。








在此,给单女士拜个早年了!
















怎么讲,单女士这种吃了吐吐了吃这种行为,仔细想想具体情形,其实蛮恶心的。就像把自己屙出来的屎条子又塞回腚里……这么想想,我瞬间对单女士有了新的认知了。毕竟是能把那啥塞回去的。








然后呢,就是单女士及其粉丝挂我方小姑娘的照片。那这么想来,单女士起码也得长得天姿国色吧。其粉丝对我方爱泽颜值表示“呵呵”、对我方林吗啡颜值出言不逊,那么该粉丝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单女士又长什么样呢?当然对方如此下作,挂我方小姑娘照片,我方岂能将自己拉到同一档次?那只好放出单女士自愿发布在网路上的照片了,大噶可以去这个帖子欣赏:地址








怎么讲,我本人不想置评……看完那张豁口大嘴,也不是很想吃晚饭了。不知道单女士造不造,自己长得比较那啥,还和小粉丝一起diss他人长相的行为,在微博上有个专有名词,“网友小张”……这是小张本张吧,失敬了。珍素一位难得一见的贾南风女孩惹……








我人好,就不把您的照片和我方爱泽我方林吗啡我方川川的拼在一起,通过对比的手法凸显了。只能讲faceu都救不了!难怪啊……单女士惯常喜欢judge他人“猪精”,看来是平时这种评论收多了吧,难怪啊,是才女呢。
















谢谢大噶看到这里!让我们陪单女士的才女之路走得更远~给单女士拜个早年!
















另外就是……本人可能不善交际,也挺厌倦同人圈社交的。但是本人依然会用自己的方式保护这个cp,以及这个tag下有产出的妹子……比起当个宣讲者,我更愿意去当个战士。我要继续当我的“劈头士”女孩惹,一把斧头两种用法,闲时产粮,战时劈开对家ky的脑壳……








然后我生日快到了,就在这篇文末抽个奖吧,10月30日我生日那天开,抽个口红吧,阿玛尼小胖丁(不喜欢的话可以折价成任何物品)。抽奖规则是,大噶到这条lo文底下评论“1”,不是本文。谢谢大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位大大反diss实在牛皮

往生焰:

我菩提老祖第一个不服,你都写仙侠文了,还能没看过西游记?就算眼瞎也该知道孙悟空吧?真搞不懂你怎么想的,怎么就死不承认自己是傻逼呢

德云社二把手:

这个我必须给大家转载出来,太好孝了

转载自:说给魔道ky粉


【武暗】【车】(末世现paro/转世)在地平线上追逐日出(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级棒!!!@墨狼 快来了解一下!

渚山:

• 有车。预警。


• 没有武暗粮吃我要死了。


• 标题瞎扯的。


   现代设定,两人上一世是基友这一世变成炮友(不),转世记忆有。


•沈夙寒(武当)x渚山(暗香)。


————————————————


渚山惊得糖也不吧唧了,一拍沈夙寒大腿,怪叫一声我靠你这剑匣别是eva做的啊!


沈夙寒被他拍麻了半边身子,没好气地:“不只是按原样打造的剑匣呢,邱师兄还弄了几把枪过来。说是萧掌……教授神通广大先见之明,在尸潮爆发前就做了准备。”


“这已经不是神通广大了吧,萧掌门是直接开了一家兵工厂吗??只是普通大学教授能搞到这种东西吗?!”


渚山脸上写满了想要,又羡慕又嫉妒地咬牙切齿。不愧武当人有钱就是不一样,就差唱起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车撞开一层层企图贴上来的丧尸,不一会儿就甩开追赶的尾巴老远,疾驰在空旷的公路上。


相比人口密度大的市区,两人还是决定去地处郊区爆发大规模感染可能性小的的沈夙寒家挨一晚。


最后一丝金光也被远处的高楼挡住,一丁点儿生机也不留,遮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落日后的天透着诡异的绛红。开往城市边缘的公路上是一辆车都没有的寂静。


渚山想起之前沈夙寒说的神奇武当众人,又想了想无处可归的自己,立即决定叛门投奔武当。


天很快黑透了,贸然行动很可能就是送死,两人打算天一亮就去和众人汇合。



渚山隔着玻璃望路边或是建筑门口扭曲散乱的尸体血迹不语。


空洞大开的门口偶尔跑出一两个幸存者,也立即会被守在一边的丧尸围堵撕碎。有开着车门的车被撞得瘪下去横在路上,里面明显有打斗挣扎和拖拽的痕迹。不时有路边游荡的丧尸抬头看他们驰过,伸出手发出不明的啊啊声。


他眼中光芒闪烁,忽暗忽明,终于扭开头去摆弄手机。


沈夙寒以为他说累了,也并不在意,还心情颇好地哼着小调踩着油门,心里打算着接下来的行程。


一路无话。



渚山神色淡漠,草草扒几口饭就放了碗去浴室。沈夙寒知道他的性子也不多管他,他洗完碗发现那人的换洗衣物还放在床上,也没多想在小熊围裙上抹了抹手就给人送去。



渚山没想到这一世的平静也最终因为这没由头的破事搅乱了。


自己到底在逃避什么呢?他也不知道。


他自诩不是懦弱的人,但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是他并不想失去安定平凡的生活,也不想再一次被卷入战乱中。


他嘲解地笑笑,镜子里的自己面色苍白。


多少生灵涂炭,多少繁华又将一夜化为断壁残垣?这次不再有什么眼花缭乱宛若汤姆苏瞎扯淡的盖世武功,也没有一呼即来的万千英雄豪杰楚香帅带飞。


我们只是偌大城市上空包围网下挣扎求生的猎物罢了,有的只是不知道能起多大成效的现代科技,对于那些超出科学认知的生物,一切只能靠自己。


又是一股恶心反胃感涌上喉头,这次渚山再吐不出什么,他扭开花洒,任水拍醒自己。


他思绪如麻,却有一阵热意不合时宜顺着热水漫延上来。情潮说来就来。


他厌恶这般耽于享乐的自己,但他骨子里也是随性自由的人,并不打算压抑自己的欲望。水仍淅淅沥沥洒下。



沈夙寒推开门听见断断续续的声音,后知后觉发现事情不对头,但一想大家都是男人有点突发情况也很正常,端正心态放下衣物做完举手之劳就想跑。


不料前一世刺客这一世偷玩电脑听爸妈脚步声练出来的人耳朵灵得不行,声音一顿,尴尬的寂静中突然有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夹杂一声不仔细辨认不出的呻吟。


沈夙寒也不管渚山面子了,跑上前去撩开浴帘关切地察看摔倒的人的情况,一双眸却对上一脸不知是莲蓬头里淋下的水还是泪水氤氲着情欲的脸。


这一下摔得不轻,原本只进入一个头的震动棒借助重力一口气破开柔软的内壁,几乎连把柄都要捅入最深处,重重擦过阳心卡入肠壁深处。


渚山痛得不行,却也爽得不行,好容易死咬住唇没泄出声来,只觉得滑到失重的感觉如从云霄坠落。他两眼发黑,两腿发软,撑在滑溜溜的浴缸壁上愣是没爬起来。


待他缓过神来才发现撩着帘子被自己溅了一脸水的沈夙寒,饶是渚山这样的也不禁闹了一个大红脸,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快活还是羞的。


“你……没事吧?”



点我在线武暗浴室车滴滴。





感谢寒寒大可爱的人设哈哈哈哈。


被我全程疯狂ooc玩得很开心。

最后一句炸裂!

老鹤仙仙仙仙:

#如果楚留香是个单机剧情向rpg游戏#




  在游戏正式开始之前,我们先来走必须的流程。


  首先选择个门派,这个咱不多叭叭了,我们立刻进入捏脸环节。本游戏有强大的引擎功能,长得好看有可能会触发不一样的奇遇,部分npc更容易刷好感度。


  【自主捏脸】100元宝,【江湖小虾米路人吃瓜看戏脸】免费。


  慢着!您先别卸游戏啊。江湖上有句话说得妙,好刀不怕快,就怕人太帅。桃花太多,影响您修炼呀,哈哈哈……………………


  于是在经历了坐马车全车人gg只有自己苟住,管了武维扬破事儿,被整天忙着捡人的楚某送到应到的门派后,我们的主线开始了!


  到金陵,会有一个长白胡子的矮个老头让您选命格。这里没有乱七八糟的沥血玫瑰天下第一世外高人云云,只有简单明了三个选项。


  正义,邪恶,中立。


  既然不知道哪个好一点,先站正义一方吧!当个好人问题应该不大。


  顺便在这里温馨提示,如果您是华山弟子,不推荐邪恶命格。因为您极有可能会被师兄师姐堵在山门口不让进,很多剧情无法触发。


  没有目标的人,跟咸鱼有啥区别。为了让您不成为小鱼干儿,咱的主线任务,就是【在十年内成为江湖第一,名扬天下,讨伐恶人】


  现实时间与游戏时间换算是【满十二小时为一年】,所以请您抓紧时间,在保证修为上升的同时,还要注意出门与各方势力打好交际,否则名扬天下这一条就办不到啦。


  通过触发一些剧情,可以将部分npc收入【众生百态】,与他们一同行走江湖。然而大部分并没有什么卵用,您只需要好好培养一下楚留香的好感度就成。


  您问为啥子嘛?


  来,跟我一起大声读出游戏名!


  ——恋、与、蔡、居………………


  停停停,您矜持一点。


  拉好和楚留香的关系,按照套路,您应该自然而然能先触发胡铁花和姬冰雁的剧情,本游戏公司正在努力赶工姬姓富豪的剧情,请各位少侠女侠在通关游戏后先别着急卸载。


  雁蝶为双翼,花香满人间。


  流水的女人,铁打的胡铁花。


  在楚留香多情风流飘逸灵动与主角光环的buff下,苏蓉蓉李红袖张洁洁等女子就很容易触发剧情了。


  在后期剧情中,还需与云梦的来去祖师好感度达到【聊记姓名】,以便回到过去搞事儿,见见还是小孩子的方思明。


  这就是当好人的妙处了,如果您不是正义命格,那来去祖师压根儿不鸟您。如果您恰巧是个邪恶命格的云梦弟子,来去祖师极有可能胖揍您一顿。


  我劝您善良。


  那邪恶命格怎么办,难不成又要卡剧情?这个您别慌,公司还是很人性的,命格只会让剧情多元化,像之前说的邪恶命格的华山弟子不一定能进华山山门的问题。毕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您是个一天杀九十头水牛的“邪里风”。


  看准了时辰咱就溜进去——小心不要撞上高阶巡逻弟子。尚且不说您能不能打过,即使您已经成了江湖第一恶霸,杀了这几个巡逻弟子,华山仇恨值一高,您觉得日后的小生活还好过么……


  话又说回来,既然来去祖师不和您玩,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儿处,偷偷去云梦钓条【梦鮰】,做个【花深梦回】,您就能回到过去了……不过吧,条件有点苛刻。您要学会钓鱼技能,还得学会做菜,【花深梦回】可不是像肉包子那么好学的……


  我一江湖黑恶势力,提着鱼篓钓鱼,还系围裙下厨做饭,我不要面子的吗!


  您还别说,这场面仔细想想,还挺温馨的……


  时间过得很快,在您沉迷游戏一段时间后,拼死拼活把修为提上去,名号让上至鹤发老妪,下至刚会说话的小儿(通常被用于吓唬他们睡觉)都知晓。您已经很满意了,名震江湖是多少人梦寐以求又做不到的呀!


  但这还没完,您忘了还要讨伐恶人了吗?


  对哦!您拍拍肚皮,拿着自己的武器,来一场说打就打的旅行。


  点击敌方阵容面板。


  武维扬,林清辉,鬼琵琶,噬心鬼王,姜疏,朱文圭,以及…………方思明。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自明月山庄一战后,您终于又见到他了。


  不要慌,小场面。


  也许您恰巧对少阁主无感,无视了被少阁主劝退一波的玩家并暗道一声鶸。


  不过您可能会问,我虽然成为了天下第一,但一打多不太好吧?


  您忘了【众生百态】了吗?有一些npc是可以一同出阵的,但您懂的,这些npc一般帮不了您什么忙。楚留香就算了吧,这个男人轻功牛逼,带您逃跑还是来得及的。


  若您替天行道,真的干掉了这一帮恶人,本游戏才会圆满结束。恭喜您,打通了来之不易的he结局。


  白衣猎猎,长歌纵马,最终成为说书人口中的传说。




  至于功力未成打不过恶人天团以及被方某某劝退的少侠女侠们,且先擦干净眼泪,咱们的旅途还未结束。


  咱另辟蹊径,干脆直接投奔黑恶势力得了。


  删档,重新来过。


  于是您又管了一次武维扬破事儿,楚公子在海上捡起您时,摇着扇子有些迟疑。小友,楚某可与你有过一面之缘?


  您大吃一条鲸,这楚留香real厉害,删了档还能记起自己这张脸??


  总之,这次您坚定地选择当个坏蛋。


  立志要在未来指着一干人说道,除我之外,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


  您明面上是正统大门派的弟子,私下里啥坏事都干。什么烧杀抢掠,杀水牛,欺负小孩儿。进则逍遥无惮,退可洗衣做饭。文能提笔写反思,武能单手剁小鸡。


  当坏人比当好人酷多了。


  ……吗。


  过上几年,您在恶人圈里混出水平混出名号了,江湖一时间人人自危。说那杀人如麻的恶棍,名是xxx,是xx门派的犯禁弟子,模样是……是…………呃。


  倘若您是个没钱捏脸的,更给江湖添上一层阴影——这魔头的模样竟无人知晓,即使见过几面,依然记不起全貌,不知是甚么秘法。


  哦,真是男默女泪呢。


  您领到自己的主线任务,【十年内成为江湖第一恶人,谈者色变,与侠客义士等生死对决。】


  ……这个“等”字有点耐人寻味了。


  不要在意这个细节。


  所以当您又花了一段时间打过剧情后,一边感慨着终于不用打老婆了我要思明亲亲,一边点开敌方阵容。


  高亚男,邱居新,青荷,普照,关展眉。


  ………………一丝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这个要慌,问题很大。


  您继续往下翻。


  枯梅,萧疏寒,【困倦状态】叶澜,天澜大师,兰花先生。


  我操,这还打个螺旋棒棒虾!!!!


  我的手机还有98%的电,先不玩了。


  自绝经脉是来不及的,您坚强一点。


  所以啊,做个好人很必要的,本公司响应国家号召,弘扬正能量。




  好人做不得,坏人又打不通关,您这么菜,还是当个老实人吧。


  面对一干大佬,您再次gg。删档,重来。


  您又双叒叕管了武维扬破事儿,冷漠地等船被少阁主炸掉,两眼一翻就等楚公子来救您。


  楚留香:小友,楚某可与你有过一面之……


  你:没有。


  在选命格时,您感觉肝快爆了。面无表情地顶着灰扑扑的中立二字,突然收到几个信件。


  斧子x1,药锄x1,铲子x1,鱼竿x1。


  没错,这个模式是不是很眼熟,生活区的各位……?


  十年磨一剑。您就是十年养成技能全满的奇人。


  想象一下,最好的夜行衣耐力体力貂皮衫,最巧的暗器,最可口的菜品,最有效的药品,皆出于您手下………………等一等,不要把【花深梦回】卖给那个头顶红字儿的小混蛋。


  那有没有像正义和邪恶命格这样,到最后关头来上这么蛋疼的坎儿呢。


  嗯,是没有的。


  别人匡扶正义惩恶除奸时,您在拔草。


  别人参加武林大会名震四方时,您在砍树。


  别人肝胆相照相爱相杀时,您熬了锅汤尝一口,真香!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且喝杯茶淡然一笑,和善地坐看正邪两派你追我赶相互调情嘿嘿嘿。


  怀着这样平和的心态,如果您是武当或者少林弟子,很有可能原地飞升或成佛。


  某日,您拎着刚磨好的斧头去江南砍新长的竹子。竹林长在烟水渔村,大约是时令到了,茶馆儿外不少妇人在炒新茶。


  您是不是觉得味道很熟悉?没错,这正是咱江南产的龙井。您作为生活区大大,可能修为不高,但是钱一定是多的,上好的龙井嘛,喝得起。


  竹子生得真好,又翠又密。这斧子磨得光亮,您拎着斧子,动作麻利至极,虎虎生风,一时间,群鸟惊起,竟有几分删档前练武的架势。路过的人见了,纷纷瞠目惊叹。


  敢问这位少侠/女侠,此等身手,想来也并非常人,您可是哪个门派的高手?!


  您掂掂斧子,似乎看到一个白衣男子站在水面上,向自己伸出手来。


  温柔的霞光拢着男人挺拔的背影,唯有海面映照赤红的光亮。


  你笑了一下。






  “我非江湖客。”
 


 

完蛋了要是我有这么一个碎嘴子的人工智能不得天天和他唠嗑唠个没完没了口干舌燥的啊

阿布达卡达布拉:

先生您好,人工智能湛卢为您服务”
吹爆湛卢小天使!
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人工智能啊!(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