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知名女装dalao许好看

杂食科动物,懒癌晚期。偶尔有的圈冷到割腿肉。请,催促,这个垃圾,努力产粮。

关于婚后

南绮:

无脑小甜饼


我不管他们就是要在一起


哼唧唧



被邱居新接回去已经有些时日了,蔡居诚颇为无聊地看着正在认真批改事务的邱居新,自从两人互通心意就开始了整天腻在了一起。


别人都说是自己这个武当叛徒色诱了当今未来的武当派掌门,可也只有武当派内部弟子清楚到底是谁缠着谁,初时听到别人碎嘴也有武当弟子忍不住反驳几句,谁曾想这邱师兄冰冷面瘫的属性早已深入人心,即便他们再怎么反驳,别人早已是认定是蔡居诚的错。


而现在听到这些话的武当弟子只能在一旁摇摇头抿一口茶,故作高深地说一句“你不懂。”


确实,自从蔡居诚回到武当本来有不少人想要到前去恭喜或是关心,可只要他们上前一步,就能感受到他们的冷面师兄以肉眼可见的散发气场,只能退后几步,看到蔡居诚只能绕道走,生怕邱居新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自己身后并被邀请去“谈心”。


弄的蔡居诚刚回武当的几天以为自己的人缘真的是差到极点,竟然一个关心他的,那怕是问他一句话的人都没有,而且还要绕道走,于是夜晚又在邱居新面前囔囔着要走。


那件事搞得挺大,大到所有武当弟子都知道了,他们的冰冷高级面瘫嗯嗯师兄在夜晚被传说中心术不正武当叛徒蔡师兄一脚踹下床,还在房门前跪了一宿。


从此之后邱居新的确就收敛了气场,蔡居诚也终于收到一众弟子的亲切问候。


别误会,真的是亲切问候,弟子门都把自己身上所有的宝石带来送给他,能抠下来就抠,要不就倾家荡产买宝石,只希望送给蔡居诚后邱居新打人能轻点,蔡居诚虽然不大情愿,说话也别扭得很,像是话中带刺,但还是收下了,虽然晚上在邱居新面前酸了一脸,但是还是把弟子们的诉求说了出来。


邱居新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其他回应。


但第二天众弟子门均能感到他们邱师兄打人的力气真的轻了许多,于是纷纷继续向蔡居诚送贺礼,殊不知这是蔡居诚用腰换来的。


显然已是该就寝的时间了,但邱居新还在批改事务,蔡居诚也睡不着,只好坐起来趴在案上看着邱居新批改,看得久了,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一旁的邱居新默默地加快了批改速度,终于到了最后的一件信封,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大字,华山。


因为是最后一件信封,蔡居诚也精神起来,看到华山两个字不禁皱眉,莫不是又是来借钱的?


果不其然,信上写着华山最近钱财方面有些紧缺希望武当接济一下,邱居新想也没想就想批下来,倒是一旁的蔡居诚抓住了邱居新的手。


邱居新歪头看向蔡居诚表示疑惑,只听见蔡居诚幽幽道,“我没记错的话,华山早欠我们不少钱了吧。”


邱居新算了算,“早前是欠了不少,只是近年还了不少,快还清了。”


蔡居诚皱眉,“好不容易快还好债现在又要欠了?”


邱居新没想太多,“许是最近又经济紧缺吧。”


蔡居诚勾起唇角笑道,“这可不见得,当初我在点香阁不少华山弟子来点过我,出手颇为大方,一出手就四五块宝石。”


这下轮到邱居新皱眉了,“点过你?”


蔡居诚不以为然,“是啊,当时我卖艺不卖身,他们都肯出四五块宝石点下我呢,怕不是经济紧缺,是想赖上武当这颗摇钱树吧。”


这下邱居新的笔锋一转,把本来要批下的信件改为了只给一半。


倒不是武当怕华山真的把自己当摇钱树,华山一直只向武当借些小钱,加上也不是一直不还钱,武当当然真的知道华山一直都在努力还钱的,不然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借,不过这次……


邱居新看着趴在自己左侧的蔡居诚。


想起蔡居诚在点香阁被华山弟子点过,虽只是买艺,但自己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不舒坦。


还是给少些吧。


“好了没……”,蔡居诚满是困意地靠着邱居新。


“好了”


“抱我,我的懒得动。”


看着蔡居诚如同小猫般的姿态,邱居新不禁心中一软。


“嗯。”


两人安然入睡,十字紧扣。


他们还可以在一起很久,很久,很久。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为华山弟子我们的宗旨是


拿着武当的钱


嫖武当的二师兄


并且


死!不!还!钱!


耶!







评论

热度(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