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知名女装dalao许好看

杂食科动物,懒癌晚期。偶尔有的圈冷到割腿肉。请,催促,这个垃圾,努力产粮。

[all叶]有一种信息素的成分是春药 上

糖果色袜子:

#原著向,时间为世邀赛期间,ABO世界观,cp为all叶=v=


 


#叶修为Alpha设定,有喻队Omega设定,AA/BA/OA情节有,慎入(°ー°〃)


 


文章目录




 


01


 


信息素。


一种人人都有的,却同时也是对人类来说最独一无二、永不相同的东西。


 


身为一个Alpha,叶修当然也有一种特殊的信息素,至于他的信息素类型则——


 


 


“不好说。”


这是在他青春期内,信息素开始日益显著时,一位著名医生在为他做了详细检查后所得出的结论:


 


“我们无法准确形容他信息素的具体成分,它不是单一物质,而是由很多种物质混合在一起的。因而我们只能说它具有强烈的催情作用,这种催情作用不分对方的性别以及对方是否处于发情期;所以与其说它是信息素,倒不如把它定义为……嗯,恕我直言,还是把它定义为强力春药更合适一些。”


 


春药。


一个好好的Alpha,信息素居然是什么见鬼的强力春药。


 


这事要是放在平常父母那里,早就够他们头疼的了,但是于叶家父母而言却是松了口气。


 


当然也不是说他们不头疼,可是比起叶秋在某晚跟他哥叶修一起睡觉时突然扒光了他哥的衣服,差点发生伦理悲剧,这事似乎也就不算什么事儿了。


 


——还好还好,不是小的那个从心里惦记大的那个,只不过是大的给小的下了春药……


 


专门送哥两个前来医院检查,最后得知叶秋只是受到叶修信息素影响的叶家父母终于安心了。


 


幸好叶修自己闻到这种味道没事。所以只要以后严厉看惯叶修,应该就不会有事了。


 


可这件事情也导致叶秋三个月不敢与叶修眼神对视,半年不敢和他哥同屋共眠,更别提兄弟两个一起洗澡这种促进感情的事……叶秋以后再也不允许叶修当着他的面脱衣服了。


 


“矫情。”叶修如此评价叶秋道。


 


叶秋脸黑如锅底:“是不是非要我把你上了,让咱俩被爸打断腿才不叫矫情?”


 


“为什么非得是你上我?”叶修说,“我们可都是Alpha。”


 


“你难道还要试试吗?”叶秋脸更黑了。


 


 


而此事过后,叶家父母也开始严格督促叶修按时使用抑制剂。


 


“要是你敢利用你的信息素祸害别人,胡乱标记人家Omega,我就把你送去枪毙个七八十次!”


 


曾无数次收到来自他爸的死亡威胁的叶修不堪其扰,加上他对于游戏的执着,他终于在十五岁那年离家出走,拖着一行李箱的抑制剂跑出了自家大门。


 


再后来,他认识苏沐秋兄妹,邂逅荣耀,加入俱乐部与联盟,创立王朝,再到创建一个新的战队,再夺冠军……叶修就像一个很普通的Alpha一样,以很平常的姿态做着一些不平常的事。


 


好在这些年他的信息素也没闹出过什么事,所以也没人知道他信息素的秘密。


 


但直到他退役再复出,被自家老头赶去做国家队的领队时,叶修的生活终于发生了点意外。


 


叶修猛然意识到,他得让他爸明白一个道理。


 


如果他不能按时使用抑制剂,那么等着他的不是他去祸害别人。


 


而是……


别人来祸害他。


 


 


02


 


跟着国家队到苏黎世打比赛以后,叶修真不是故意不按时去喷抑制剂的,或者说,他是按时喷抑制剂了,只是抑制剂忽然不像以前那么管用了。


 


抑制剂:我水土不服。


 


自然,叶修也尝试过苏黎世当地买来的抑制剂,可这种抑制剂反而更不管用。


 


因而抑制剂不太管用的结果就是,他身上的信息素不像以前那样一丁点也闻不到,而是保持在一个很微妙的度上。


 


一个别人闻多了……就会发情的度。


 


使叶修认识到这一点的人是黄少天。他是第一个受害者。


 


这天训练结束后,黄少天死活要叶修再陪他打两把。叶修拧不过他,加之今晚确实没什么事,便跟着黄少天回了他房间,两人一人捧着台笔记本凑合着打。


 


这次联盟为国家队提供的条件比较优越,就拿住宿一项来说,一人一间,而且不知道是出于怎样的心理,还都是大床房。


 


于是黄少天和叶修一人占据床的一半,捧着电脑盘着腿,不甚严肃地在竞技场里用小号厮杀,姑且也算是一种放松。


 


但是打着打着,黄少天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


 


……为什么他觉得自己这么热?


 


“老叶。”黄少天说,“你有没有觉得这屋里很热啊?”


 


“热?”叶修看了一眼空调的温度,正正好好的,“没啊,怎么?”


 


可是黄少天脸都红了。他头上冒汗,使劲往自己脸上扇风,嘟嘟囔囔地说道:“不热?我靠,我怎么觉得这么热……哎,这什么味?”


 


他突然向叶修身上一倒,像是小狗一样往他闻了闻:“刚才就觉得有什么香味,原来是你身上的。怎么越来越香了,你什么时候背着我喷香水了?”


 


“喷什么香水,无不无聊,我……”


叶修正说着,但突然他想起了什么,神情一凛,立马把黄少天往旁边一推:“你别闻了!”


 


但是已经晚了,属于黄少天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浓了。


 


黄少天:“??!!!”


 


叶修抬手捂住了眼睛。


 


“我我我怎么要发情了?我去,你到底对我动了什么手脚?”


黄少天目瞪口呆:“刚才那个味道……难道是你的信息素?可你不是Alpha吗?!还是说你其实是Omega,但是一直瞒着联盟瞒着我们?……对啊,既然你名字都能改,那改个性别肯定也不算什么了,电视剧里都这么演的!!”


 


叶修才没心思和他叨叨这些,赶紧就要下床:“你抑制剂在哪儿?快点找出来。”


 


然而这时黄少天如猛虎扑食般地从后面死死抱住了叶修的腰。


 


叶修差点抬脚就踹:“你干什么,快让开,别碍事。”


 


“我……我不知道……”


黄少天晕晕乎乎,语气里透着股可怜的茫然劲:“我没想拦着你,可是我看见你就想亲……”


 


“少天,你控制点自己,别冲动。”


 


“我、我控制不住……妈的,我不管了!!老叶,我娶你好不好,我们A未娶O未嫁,在一起又有什么不好?你就让我、让我……”


 


“让你什么?黄少天。”


 


叶修举着刚才从黄少天衣兜里掉出来的手机,以前所未有的冷酷语气说道。


 


“快把你的裤子穿上。不然我就要给你拍照了。”


 


 


03


 


有了黄少天这个受害者——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行凶者——叶修终于想起来给所有人提个醒,让他们最近不要靠自己太近,尤其是在封闭的环境内。于是在一次全体会议之后,叶修顺带提起了这件事。


 


随着他讲起这件事,黄少天的脸色变幻莫测,最后定格在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上,恼怒又委屈地盯着叶修看。


 


“我最近的信息素不太稳定,容易影响你们。而且喷抑制剂也不太管用。”


打开会议室的所有窗户,叶修站在离所有人八丈远的地方说道:“所以注意一下,尽量离我远点。”


 


这么含含糊糊地说着,叶修到底没好意思直接跟他们说,自己的信息素堪比春药。


 


“其实没什么关系吧。”李轩说,“我们绝大多数都是Alpha和Beta,就喻队一个Omega,只要注意喻队就行。”


 


喻文州回以微笑:“我没关系。”


 


叶修说:“你们都不行,不信你们问少天,他最清楚。”


 


黄少天用要杀人的目光瞪向叶修:“你骗我们,你明明就是个Omega!”他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不然,不然我能……那什么吗。”


 


而且还嫌弃他,说什么也不肯嫁给他,哪有这样的人!


黄少天委屈极了。


 


所有人的表情都十分精彩。


 


不是吧……


黄少天说叶修是Omega?这怎么可能?


 


“Omega?”王杰希看向叶修,问,“你是Omega?”


 


“他胡说八道。”叶修对此早有准备,直接把身份证远远扔过去给他们看,“看看我的身份证,上面写着呢,我可是货真价实的Alpha。”


 


在浏览了叶修的身份证后,绝大多数人都迅速接受了这个说法。比起黄少天,他们更愿意选择相信叶修,不然叶修是Omega?这太可怕了。


 


唯一不能接受的人就是黄少天,不过大家一致把他的抗议声无视了。


 


可如果叶修不是Omega,那为什么他的信息素能让黄少天发情?


尽管刚才黄少天说的含混,大家倒也都听出来是什么意思了。


 


这一点叶修就不想给他们解释了。他不说,别人也拿他没有办法,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好在队员们基本也都听他的话,总算没出过像是黄少天那样的乱子。


 


只有一个人是个例外。


 


喻文州。


 


“有些事需要跟领队商量一下。”


 


某晚,喻文州拿着资料夹走到叶修面前,不顾叶修步步后退,摊开资料夹微笑说道:“去我房间再详细说吧,视频都存在电脑里了,我放在房间里没有拿来。”


 


叶修想了想,虽然心里有点突突,不过还是跟着喻文州去了。


 


反正开了窗户,别离太近就差不多了……总这么保持距离也不是个事儿。


 


于是叶修进了喻文州的房间,第一件就是开窗。


 


但是这窗户为什么打不开?


 


 


“哦,前辈不用试了,我房间的窗户坏了。”


 


努力尝试开窗的叶修听闻喻文州说了这句话后,一扭头,就看见喻文州正笑吟吟地站在门口,轻轻把门关上了。






未完待续


lo主一写到黄少和喻队就总想写一些要报警的情节,自从看了《巅峰荣耀》以后脑子就有点不正常了(。

评论

热度(3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