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知名女装dalao许好看

杂食科动物,懒癌晚期。偶尔有的圈冷到割腿肉。请,催促,这个垃圾,努力产粮。

伞修|爬出来

过云:

对,还是有私设

很扯淡的一篇,别较真,就意思意思算了……

  @花白如昼  @TIOM-三寸月华 

01.

叶修觉得脖子有点痒。

他现在睡得迷迷糊糊,只恍惚中觉得有东西抚过他脖颈皮肤,很起鸡皮疙瘩那种。那触感徘徊了没一会儿。

然后他就被捅了。

正巧捅到筋,他醒了一半,非常迷茫。

刚开始慢慢消化那痛感时,脖子底下的东西不消停。它磨蹭了几下,一使劲。

叶修觉得自己的头带动上半身被弹起来,地球引力又拉着他“duang”的砸了下去。

叶修彻底醒了。他低哑着嗓子骂了句:“靠。”揉着吃痛的后脑勺往旁边翻了个身,抬头就看见在黑暗中发色依旧微浅的半颗脑袋从自个儿枕头底下冒出来,并且还在奋力的往上钻研。

……啊?这什么?被压在石头底下顽强不屈破土发芽的歪种子?

他懵了半晌,看着那头两边挥舞的张牙舞爪的手,才反应过来。

哦,是个灵异事件。

半颗脑袋的兄弟也非常辛苦,他指节修长的手抠着床单,力气大到青筋从白皙的皮肤下面爆出来,才勉强把自己的整个头从下面挣出来。然后气喘吁吁的转过头:“嗨兄弟……我的妈呀?!”

来路不明的兄弟吓得一挺身从坑里蹦了出来,把同样吓得不少刚直起半边身子的叶修又扑了回去。两个人在床上滚成一团,叶修没顾着疼,盯着那兄弟的脸就快戳出洞来。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对方捂着一时间用力过猛抽的厉害的手臂疼的翻云覆雨翻来滚去,闲暇间颤抖的憋出一句:“叶修,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老?”

“……”

叶修噎了一下。他表情转换了多种,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感觉,仿佛世界在眼前分离重组,最后只定格在看似平静和哭笑不得。

“姓苏的,过了十年了,你不老试试看?”

02.

苏沐秋盘腿坐在床上,满脸都是大写的懵逼。

叶修努力让自己显示的正常一点,然而他也很懵逼。

“你是说……十年了?”苏沐秋沉思了很久,说。

叶修点头。

“哦,”他也点头,然后扯着床单就抓狂了,“我就不该信那个小贱人!!!”

叶修显然跟不上苏沐秋的思维跨度。他只好伸手过去,在触碰到对方的前刻僵了一下。

而后死死的把苏沐秋按住了:“我的床单啊你撕裂了我咋办?!”

“……”苏小伙痛心疾首,“你现在不应该更关心的是我遇到了什么吗?”

“不让你静下来你怎么说?”

“……哦。”

苏沐秋安安静静的组织了会儿语言,挠了挠头,“就是那之后我看到了一个人,他说我心中有执念,问我想干什么。不了结我是下不去的。”

叶修当然知道那时候是什么时候,他顿了顿,觉得有些好笑:“然后就把你扔上来了?”

“嗯,说让我了结了再下去。不过,为什么是十年后?!而且按一般套路你们不是应该看不见我吗?!啊?!!”

“看你不爽,玩儿你呢。”十年后修成精的叶修一针见血。

苏沐秋懒得理他,心说那脸T早晚不打死他,然后才恍然想起,哦,那人长着张叶修脸。

还是算了吧。

“啊对了,”叶修想起什么,“你……”

他本想问苏沐秋究竟念着什么,才十年过去都无法消解。然而他眯着眼睛仔仔细细描摹着对方仍是少年挺拔清瘦的模样,在话脱口而出前硬生生转了个大弯。

“那你这十年去了哪里?”

……

持续异常久的沉默。

最终,苏沐秋干巴巴的憋出几声“呵呵”,难得老脸有点不好意思:“我……我应该……”

“?”

“睡着了。”

03.

“我觉得我们可以换一个姿势……唉这样很丢脸啊。”

苏沐秋被叶修拎着从墙角旮旯拖出来的时候,苏沐橙的背影刚从楼梯拐角阴影处消失。

叶修揪着眉毛看这个愁眉苦脸对着他,眼角余光老往已经没人了的楼梯上瞅的苏小伙,觉得自己是真没话说了:“……这就我呢,丢什么脸。”

之前叶修原本是想睡觉的。

他对着那句“睡着了”无语凝噎许久,两个人沉默互看,苏沐秋扯了扯嘴角:“不怪我,他直接一手捂着我的眼睛,我就晕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就处于刨地道刨了一半的状态,所以直接刨上来了。”

叶修还想回句什么,苏沐秋一翻白眼倒头闷床里就不动了,含含糊糊的嚷嚷:“你哥哥我困了……我碎觉……”说着还咬了下舌头,连音都没发准,像极委屈的孩子。

“……”你说你睡了那么久,你委屈什么呢?叶修被逗乐了,他挨着苏小屁孩就躺下去,盯着黑花花的天花板好一会儿,眨了眨眼,认命的又偏头去看那家伙露给自己的后脑勺。

然后就睡不着了,看到了天亮。

他是没想到这了结执念还有时间限制的。那时候只顾着五味杂陈炒扁豆,没想到才一个晚上,他放的糖就都变成了辣椒混苦瓜。

“你等等我们进去再说——”苏沐秋扯着叶修回他的房间。两个人面对面一前一后坐在椅子上,叶修瞟了苏沐秋好几眼,叹了口气:“你想沐橙知道吗?”

“想,”苏沐秋答的很快,没几秒又萎了,“不行。”

叶修眼皮一跳,手指无意识在皮质扶手上反复勾划许久,直到破了皮才有些明了的应了声,又问:“能呆多久?”

苏沐秋抬眼给叶修一个“你真机智”的眼神,伸手给叶修比划了下。

“七天。”

04.

叶修现在是赋闲在家闲的不能再闲的闲人。

闲到可以去倒腾中午饭。

其实苏沐秋很想亲自下厨,因为肚子饿的是他。但是一个休了假来看叶修的苏妹妹在那晃来晃去,他是走都不太敢走出去的。

于是导致苏沐橙退了游戏下楼的时候,嗅了嗅味儿,边喊边往厨房冲:“哎!什么东西烧糊了!……我的妈呀?!”

两个人手忙脚乱关了火把厨房收拾干净,苏沐橙边洗手边笑:“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没见过啊叶修。”

“没事干,看了点菜谱。”叶修睁眼说瞎话,瞎的苏沐橙狐疑的上下扫了他几回。

然后好歹把一肚子“你这丫的484谈恋爱了”给吞了下去。

介于叶修在烹饪这码子事上天赋是倒着长的,苏沐橙怕明天新闻登出“叶家豪宅昨日被炸”的头版头条,边搜菜谱边让叶修打下手,总算是倒腾出两盘小菜。叶修俩手指夹着块软糕尝了尝味道,口齿不清的让苏沐橙也尝一口,就端着上楼去了。

“……你还放房间里吃啊?”苏沐橙惊。

“啊?”叶修一步不停,飘飘然应声,“哦,我听不到。”

“……”苏沐橙。

叶修推开门进去,苏沐秋鼠标一动飞快的关闭掉了什么,扭头盯着他手里的菜盘子看,被他踢了踢凳子:“去旁边吃你的,我用会儿。”

苏沐秋捧着还热腾腾的菜吃的心满意足,叶修点开网页翻搜索记录,入目便是“叶秋”。

他目光向上,一路连续的“叶修”、“苏沐橙”、“嘉世”、“兴欣”。

然后是官网的比赛录像。

“哎叶修啊,这个是你做的?”苏沐秋插嘴道,他现在吃的满嘴流油。

叶修看他吃得香,下意识“嗯”了声,然后睁眼说瞎话:“厉害不?”

“还行,嗯,还行……”

叶修乐了。他转过头看了电脑屏幕好一会儿,发觉自己莫名的指尖微颤,想了想,于是就凑到苏沐秋那去抢东西吃。

“?!”苏沐秋护食,“你干啥呢?”

叶修懒洋洋的接着伸手去抓,哼了一声:“饿。”

05.

叶修陪苏沐秋看录像,看了快三天。

除了吃喝拉撒睡,一步不挪。

“我觉得我屁股快瘪了。”叶修说。

苏沐秋瞪着电脑屏幕,回:“充气去。”

“哦。”

叶修看着苏沐秋把进度条来回扯来扯去,心说你扯裤腰带呢,一边又瞅着君莫笑的身形在流光飞溅的画面里突出又耀眼,傲娇蹭得累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于是他对着画面酝酿了挺久,然后非常不要脸的说:“喜欢看我就直说,看录像干什么,男神就在你身边。”

苏沐秋顿了一下,手指飞快单击暂停,偏头眼不斜视目光阴森:“哦?你对着我来下落花掌?”

“有掌没花。”

“滚犊子。”

叶修对着被苏沐秋踹了下的小腿揉了几把。对方下脚来势汹汹,到了关头却柔软的像挠痒,他挑了挑眉,很自得的想,苏沐秋这丫的果然是我粉丝。

被对着屏幕用余光扫过来的苏大粉丝得个正着,一巴掌糊了这大脸。

“嘶……太暴力了。”叶修吸了口气,抬眼看着苏沐秋居高临下满满都是“我怎么会挂念上这么一个大傻逼”的挫败表情,没忍住,哈哈哈哈的就笑的快扑倒在床上。

……让我狗带吧。苏沐秋心很累。

他索性一仰头一伸腿也倒了下去,把已经反反复复看了不知多少遍的比赛录像给关了,去面对那个自己现在终于触手可及的人。

好像腻了三天,越来越不舍得了。苏沐秋仰头盯着天花板。

能被人感知,触碰,真的是件很不错的事情。从前没什么感觉,现在他头一回这么觉得。

他又转身,两个人四目相对。天色渐晚,叶修卧室靠外一面是落地窗,昏黄的太阳陷入高楼间隙以下,光晕流淌过崎岖不平的地表,透过薄薄的玻璃片就要漫溢进来。

发尾纠缠到一起,苏沐秋能清晰的感知到叶修的鼻息,温热的,像轻巧的动物绒毛,撩拨过敏感的脸部皮肤。这是针对苏沐秋药效最佳的催化剂,使他不自禁屏息,又不由自主呼出一口气流让它们纠缠到一处。心尖尖上那小小的一块地方有什么在暖烘烘的融化,又有什么在慢腾腾的绽开,而后灿烂。

情到浓时。

他想开口说什么,那叶修抢先道:“苏沐秋,其实你……”

他难得犹疑了,苏沐秋的手被他偷偷摸摸的潜过来握紧。

苏沐秋表情有些奇妙,他回握了一下:“什么?”

老叶坚定了自己,他注视对方,缓缓的一字一句道。

“其实你,这十年都在吧?”

“咕——”

……

苏小伙一边捂肚子,一边看着叶修憋着笑意下楼去做晚饭。

他觉得,这绝对是他有记忆以来,最糗的一刻。

06.

于是发展到两个人面对面盘腿坐在床上,非常严肃的吸面条。

苏沐秋吸了吸鼻涕——他最近有点感冒——然后嚼吧嚼吧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叶修吸哩呼噜:“猜的……哎你别打面汤该洒了。”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苏小伙很努力的让自己正经一些,结果很无奈发现自己凭现在的形象是做不到的。他都快哭了。“你看我演技不是挺好的么,戳穿了做什么啊。”

叶修腹诽这人明明哪看哪装,何谈演技绝佳。面上“嗤”的一声笑了笑,然后凑近了对着对方,只看着。

因为平素善于耍贫磨嘴皮子的叶大神脑子里已经炸成了一团,稀烂稀烂,噼里啪啦。

前头揣测是一回事,如今得到认同是另一回事。

哪怕做足了心理准备,真正得到答案的时候还是一时间懵了片刻不得动弹。

他其实更希望自己猜的是错的。

“呃……其实你不用太感动,真的。”苏沐秋喝完最后一口面汤,在还没反应过来的叶修眼前晃了晃手,“说起来可能比较肉麻。”

“嗯,因为有点执念不能下去,所以那人就让我在一旁看着了。这十年就算碰不到你们,能看着你们这么一路走下去,也挺开心的。”

“谢谢。”

谢谢你陪伴着沐橙,谢谢你延续了我们的梦想,谢谢你那么努力。

谢谢你当年的独自离家,让我遇到你。

这么文艺深情嗓的话苏沐秋心里这么想,嘴上是说不出来的。不过反正他不说,叶修也会懂。

叶修深深的看了苏沐秋一眼,叹了口气,而后勾了勾嘴角。

这应该是叶大神这些年来最释然的一个笑容。

“哈……对,就该这么相信你的。苏沐秋。”

“对对对,”被指名道姓的人立马接口,他从旁边床头柜上抽出一本书,飞快翻到一页指给叶修看,“去玩不?”

“……”

叶修又深深的看了苏沐秋一眼,以一种活见鬼的眼神。

他已经不想说话了。

07.

七天这种东西,说长不长,说短,还真的短。

苏沐橙正巧那天便休假结束回了战队,苏沐秋和叶修随手收拾几件东西便上了路,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第六天的时候,两个人并肩站在辽阔的草原上仰头。风拂云动,流窜的气流从袖口穿进去领口冒出来,冻的人脑子都不利索。

叶修还在恍神,苏沐秋从背包里扯出条毛绒绒的大围巾,缠着他的脖子好几圈打了个松松垮垮的结。叶修回过神往苏沐秋裸露在外的脖颈上一瞟,围巾足够长,他解了结用多余的部分把对方的脖子也包裹住。他俩身材差不多高,看起来还挺般配。

“但是你不觉得走起来很傻吗?”苏沐秋非常鄙视。

后来还是叶修裹着,他一步一挪跟在那个似乎身子有些单薄的人后头,很无奈的想:自己这多长了十年了,怎么还是被宠着的那个。

他们这两天嗑了不知道多少瓶防高原反应的口服液,嘴里都快淡出鸟来。苏沐秋向蒙古包里的牧民要奶茶喝,当地人热情,直接给他塞了一大壶。他也就笑纳了。

最后他抱着热腾腾的奶茶靠着个小土坡坐下,叶修环视四周觉得视野开阔风景不错,埋头就在背包里翻东西。

苏沐秋边喝奶茶边眼瞅着叶修掏出几个盒子,呼了口气,嘴边都是凝结飘浮的雾。

他认得这几个盒子,因为里面都是冠军戒指。

叶修半跪着,他也不说什么了,直接一个一个往苏沐秋手上套。套完四个,他托着那只修长白皙的手,轻笑着又打开第五个盒子,里面那只戒指样式很简单,就一个指环而已。苏沐秋眼尖,一下瞟到指环内侧大写的两个拼音字母。

YX。

“定的很匆忙,就这样吧,反正你肯定不嫌弃。”叶修把戒指套上爱人的无名指,大小正合适。

“太丑了这……”苏沐秋动了动满是戒指的手。笨重的很,除了那只定做的,其它的还有点大了,老往下滑。

叶修看着苏沐秋有点自相矛盾的模样,挺乐的。

他倒是头一回看到边嫌弃边把拳头握紧了,小心翼翼,怎么看怎么珍惜的不得了的人。

然后幸灾乐祸的模样绝佳的收获了苏沐秋颇不爽的瞪视。

聪明机智的苏哥哥摆弄着戒指好一会儿,见叶修无所事事,灵光一闪,把奶茶壶推给叶修就扑上去翻他自己的包,果不其然在底部夹层里翻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就是一个朴素的指环,刻着SMQ三个字母。

“……”苏沐秋眨了眨眼,抑制自己内心一肘子捅死姓叶的的冲动。

他深吸了口气回头,那个人搂着奶茶壶站直了身体,懒洋洋的把手伸了出来。

他的背后天光明朗。

08.

他俩都忘了是怎么从苏沐秋给叶修戴戒指,演变到两个人在枯草地上翻来滚去咬对方的嘴唇。

在回程的飞机上,空姐一边柔声询问需要什么服务,一边眼光瞟来瞟去直往两位男性乘客红艳臃肿的嘴上瞄。

也亏得他们一个脸皮厚一个压根不要脸,面色自如谈笑风生。

到家的时候是第七天晚上十一点半多,还是叶修的卧室,苏沐秋盘腿坐在床上肃穆如古僧,叶修坐在一边。

他在啃饼干。

后来变成了两个人抢饼干。

吃饱喝足罢,苏沐秋擦着嘴巴看时间,猛地站起来:“五十五了。”

墙上挂钟的指针转动,房间一时静寂下来。

“其实你能现形,就是因为已经完成了那个所谓执念了吧?”叶修突然问。

苏沐秋愣了一下,他想了想,笑道:“应该吧。”

看到自己所创造的武器没有被埋没,看到他们那么好。苏沐秋的愿望叶修明白,叶修的努力苏沐秋知道。他们一路闪光的前行。

还顺带泡到了自己心上人。

心满意足。

“我感受到了一阵风,”他扬扬手,其他冠军戒指已经脱下,无名指上刻着对方拼音缩写的指环在黑暗中异常明亮,“再见了,叶修!”

叶修也笑:“再见啊。”两个人握拳相碰。

了无遗憾。

苏沐秋往前跨了一步。

 

 

09.

床单很滑。

苏沐秋摔了一跤,他一头“duang”的,撞到了床板。

在苏沐秋捂着头嚎着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巨响中,指针划过了12。

 

……

 

叶修:“?”

 

 

 

—The End—

 

 

非常扯淡,看看就好,不要管逻辑。

最后其实就是苏沐秋被复活了,他被那个人耍了(……)以后和叶修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啦!w

君君 @君上 在一个伞修伞群里说了一段话,好像和文章没什么关系(……?),但是还是想给大家看一看。

 

你们知道吗?我觉得如果有灵魂的话,苏沐秋一定一直在笑。

为了让叶修和苏沐橙在某个可能永远都不存在的瞬间看到他的时候,不会觉得难过,不会以为他很难过。

一切都会变好。

不要因为他的离世而感觉悲伤,我觉得这是沐秋对所有人的希望哦。

能看到自己这辈子最重要的两个人,在他离开之后也会成长,变得足够坚强和耀眼,沐秋可能要高兴地唱歌了。

离别会有的,难过会有的,可是高兴也会有的,释然也会有的。

我很想念你,可我不会因为你的离别而感到悲哀。

因为你是最大的骄傲了啊。

 

 

想给大家看的原因是,我写这篇的初衷很这个有点接近吧。

但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鬼样子,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呜q

 

 

 

最最最后,庆祝苏沐秋痴汉联盟一周年!生日快乐!

进群快有半年了吧?

我是武当小道士&顾桥初

420414100

420414100

420414100

苏沐秋痴汉联盟欢迎你!看沐秋教主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评论

热度(50)

  1. 暗香知名女装dalao许好看过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