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知名女装dalao许好看

杂食科动物,懒癌晚期。偶尔有的圈冷到割腿肉。请,催促,这个垃圾,努力产粮。

【周叶】春光乍泄

公子含:

*纯洁的孩子不要点进来,点进来,点进来,重要的话说三遍。 

*昨天60分的梗,赶文加论文ppt到凌晨两点所以没炖给爱妃烦烦夫人。按照惯例,不加60分tag。@黄烦烦不烦不烦 

*随时都要优雅。玩火自焚有益身心健康,有始有终身体好。短篇有益减少期末悲伤,放开我我要x了考试周!

 

“假如在一起不能自由自在,我们为什么要在一起呢?”

长久的狗血剧情和被模仿烂了的台词很快就让叶修昏昏欲睡。幸好还有女主偶尔几句戏词儿能让他清醒片刻。

周泽楷在旁边正襟危坐。

这家伙,叶修想,这都能看得眼睛不眨一下。

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从国家队征战荣耀邀请赛至今,不过365天。各自有需要的事情要完成,所以聚少离多。这就导致彼此面对的时候,那个在赛场下沉默拘谨的大男孩很多时候都是呆呆地盯着叶修,像一只不会跳脱玩耍的小狗狗,急需主人沉静温和地抚摸。

让人想去逗弄,让他变得欢脱。

叶修想,然后他也这么做了。

青年的侧脸轮廓如雕塑般优美,线条在男性的坚硬中带着巧妙的柔和,让他这么看来就像初初长成不解人事的少年。

除了荧幕偶尔的光亮,这个被包场的乡间影院里只有黑暗。叶修趁着黑暗,慢慢凑近,呼吸错落点在青年的侧脸上,如羽毛拂过。

周泽楷的呼吸频率变了。

叶修低低地笑,用手指制止他企图转过来的脸,“别动,枪王大大,专心看电影。”他呼出的热气灼烧着周泽楷的脸颊。

先锋小火试探。

接着,叶修迫近周泽楷的耳朵,眯了眯眼,伸出舌尖,微笑着慢慢划过青年耳廓,满意地感受到舌尖触过的部位热度一点点提升。

根据地建立。

“小周,电影好看么?”叶修抬起手,不安分地从周泽楷眼前,挨着他的肌肤擦着移动,最后按在他的肩上。

在不完全的黑暗里,那只太过完美的手在空中似乎留下了少许淡淡白色的痕迹。脸上还保留着微凉的触觉,周泽楷哑声:“不好看。”

“不好看?可是你看得那么认真。”叶修靠得很近,呼吸间的热和手指的凉,如同火的炙烤与冰的急冻同时在周泽楷的颈间交错。

青年那对男人来说有些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轮回队长、二连冠得主的自制力何其惊人:“因为……有你。”

“我?”叶修语气上扬,“我怎么了?”

“好看。”

“好看?”叶修假意叹息,“年轻人就是喜欢花言巧语。”

年轻的枪王骤然转过头来:“不……很好看。”

叶修这才惊觉周泽楷的眼睛里有太亮的光,炽烈到让他觉得不对劲。但是很快,他发觉他眼里还是闪过一丝隐忍。叶修玩心大起决定开发下一个根据地,他把自己贴近周泽楷,用嘴对着嘴的方式。

在游戏里,一枪穿云再如何突破规则,也突破不了君莫笑的近身,远程近身不利。

现实里呢?

叶修想,这个内敛的大男孩应该会措手不及?

 

 

的确,措手不及。

只不过对象互换。

叶修漏算一点,一枪穿云是周泽楷,而周泽楷不全是一枪穿云。

距离过近,视野清晰,可以狙击,周泽楷低头狠狠按上叶修的唇,攻城略地。

想必口里的神经都进入亢奋状态,突如其来的纠缠带来的酥麻直指神经中枢,让叶修的大脑有瞬间的放空,无意识的几秒里周泽楷已经将叶修抱在腿上,几乎是半强迫地接吻。

在喘息的片刻里,叶修迅速回神,头晕目眩早就是过去式,他审视着面前的男人。

委实已经不能叫他男孩了,那年赛场初见的男孩早就褪去一身青涩,勾勒出五官的线条也不知不觉变成成熟男人应该有的硬朗,大概只有侧面还能一探当初那个目光澄澈的羞涩少年了吧。

而且,叶修不急,他还没在这次较量中输掉,根据地什么的,丢了就丢了,万里长征才第一步。

周泽楷没有停下动作,他把叶修按进怀里,叶修不甘地仰起头。周泽楷看了他一眼,直接仰头咬住叶修的喉结。

轻轻啃噬。

叶修的仰头就变成了看似难耐的呼吸,过于苍白的脖颈与男人在黑夜里更为黑的发交织在一起。黑白的冲撞生生融出旖旎的色彩。

下身触碰到了空气,若有若无的摩擦明明白白传递给叶修明确的信息:周泽楷硬了。

恰好背后的电影里传来悠悠的唱词,哀怨悠长。

《西厢记》。

叶修勾住周泽楷的脖子,歪着头和着唱起来,他的声音清朗里带着香烟的嘶哑和动情的轻佻:“若供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像是酥软无力的样子贴着周泽楷的脸,咬耳朵:“小周啊,多情书生也要铺床叠被,你什么都不做就想在这里制服我?”

“是。”男人一贯简洁。

“有武器么。”

“没。”

“碎霜荒火都没带?”

“没。”

“那可怎么办呢?”叶修手指若有若无地撩拨着周泽楷的颈后,挑起他背后的神经。

“用另一把枪。”

“哦?”叶修笑笑,“怎么用?”

男人把叶修的腰上抬,手指抵着入口:“插你。”

原始的渴望如铺天盖地的网。

 

 

叶修打了一个冷颤,火不是没烧到他的,只是这样束手就擒不是他的风格。忍耐着仿佛从脚指尖燃烧上来的刹那间就要燎原的火,叶修抛出他最后的也是最恶意的底牌:“小周,这可是在——”

“电影院。”

充分准备好的地方缓慢融纳了霸道的枪,叶修大口呼吸,尽力放松但是却不忘带着点挑衅盯住周泽楷的眼睛。

他不知道,眼睛里的挑衅混杂着难耐的水色的时候,是最具挑逗的药物。

周泽楷挟持了他线条偏窄的腰,艰难地开口:“没用。”

“嗯?”此刻的回答已经带着模糊的颤抖。

“我包场了。”

“······”致命失误,放映厅空无一人不仅仅代表电影乏味——

“没人来。”

 

 

力度不可谓不大,狭窄的空间让叶修避无可避,手中没有千机伞盾形护卫,只能敞开一切接受枪王的攻击。

神志在动物的原始官能攻击下溃散,难以组成一点点防线。

第十赛季君莫笑将一枪穿云逼到最狭窄的空间强攻强杀,现在是周泽楷把他压在刚好仅仅能容下二人纠葛不休的空间里为所欲为。

在荣耀之外,叶修能够只说不做,他周泽楷还是只做不说。

何况,在君莫笑滴水不漏的试探进攻里都能把射术玩成体术的周泽楷,如今猎物破防,只能让他再次好好完成当初没全部施展开的——

射术。

体术。

 

 

“真想在‘狭路相逢’里再杀你一次啊。”叶修撑起最后的清晰意识喃喃说,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只能埋入无边无尽的深渊,服从原始本能。

 

 

乡间电影院的售票员隔着售票处的玻璃看着高大英俊的男人抱着用外套裹好的人走出电影院,衣服皱了点但背影温柔。

年轻的姑娘心里腾得燃起少女粉红泡泡,抓住旁边同事的胳膊:“啧啧啧,你看人家把睡着的女朋友抱出电影院了!哪像我家那个只会摇醒我!”

 

END.

 

日♂后。

君莫笑:……小周确实比较壕。

作者:废话,不壕怎么做到最后一步。_(-ω-`_)⌒)_

一枪穿云:o(*////▽////*)q

君莫笑:……呵,小周啊,这次碎霜荒火带了吗?

一枪穿云:带了。

(指着作者)君莫笑:可以开技能了,爆射加踏射随便出,把她挑起用押枪都行。

一枪穿云:嗯。

(抱住枪王大大大腿)作者:我以后继续炖还不好吗 (•̣̣̣̣̣̥́௰•̣̣̣̣̣̥̀)小周你想想。

一枪穿云:(若有所思,露出开心的笑,收起枪,转身扛起君莫笑,走)

君莫笑:什么转折!!!!!

作者:(仰天大笑出门去,看那八千里路云和月,默默深藏功与名)嘿嘿嘿……

 

 

评论

热度(241)

  1. 暗香知名女装dalao许好看公子含 转载了此文字